近三百年名家词选 On 2016-12-18 21:40:26

了解某人的诗词文章,大多皆由个别而引发兴趣,以致寻源探本。所以,选本重要。相对而言,全集易制,探赜钩沉而后,但凡肯坐冷板凳,用心校勘,也就可以付梓,比的是编者的耐心与学养。而选集之难人所共见,编者的校勘功力、识见眼光缺一不可。好的选本,可生动勾勒出作者的面目,读者由一首或者几首而自己又去寻了更多来读,回头赞一声,编者诚不欺我。或者也能理出诗词的演进脉络,白云青山,流水斜阳,历历在目,读后不至于让人一头雾水。 《近三百年名家词选》龙榆生先生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编选,由书后记看应该是一九四八年定稿,明清易代而至清末民初近三百年词史脉络分明,个人喜好而言,就《词选》所收词作而言,整体比较出色的唯迦陵与容若二家,余则小令多有可观之作,或清新可人,或质朴沉郁,而中长调则大多累于堆砌,伤于层叠,元明三百年词道之衰后再兴,难复旧观亦是可以想见的,毕竟数百年山河依旧而人事已非,长调所需要的或细腻或豪情已难重拾,龙榆生所说的论近三百年词当以“意格”为主,怕也是时易世迁的不得已。同时,不得已还体现在所选词人及其词作上,譬如同样生于光绪九年,吕碧城入选了,而汪兆铭缺席了,想到这册在汪公死后方才编定的选本,加上龙先生本人在当时的处境,也是可以理解的吧,虽然汪公以五言七言著称,然读其少少几首词作,毫不逊色于词选中的其他词人,我一直以为不管以何种理由,任何让汪兆铭缺席的诗词选本及文学史都是不完整的。同时,龙先生选了其师彊村先生三十三首之多,而就其水准言恐怕不至如此,深情固好,然很多时候亦是双刃剑,书毕竟要留给后人读,而后人又何在乎谁又是谁的老师呢? 天资鲁钝,不会作词,然毕竟写过几天现代诗,也总以为诗词是无非古今的,古诗词也好,现代诗也罢,好坏的判断并无二致,譬如悲愁苦恨绝非满篇写这四字就好,一首词中,有个“残”可以,再加个“怅”字也还好,“难”、“忍”、“恨”、“无奈”、“断肠”这些,只取一二用也都好接受,然如词选中所收张琦之《南浦》,这些字词全有,就难免强说愁的嫌疑了。而如今,不见栏杆无卷帘,诗词中所常见的身边物早已换了人间,你还要怎么说?所以又说,在今天,词更难作。而读前人的选本,不过是将身以代,体验一二不一样之人生,与演员之于戏剧电影若相仿佛。 选本难编,龙榆生先生之后,金性尧先生之后,后继者谁?
评论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