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绮皓 2018-11-26 12:40:08 54次浏览 0条回复

从肖申克到肖申克的救赎

献给第一次陪我看肖申克的朋友。

当1966 Andy 逃出肖申克的前夜,除去 Zihuatanejo 那让人忘记过去的阳光,他一定还记得在监狱操场利用放风时间从裤管放沙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Institutionalized and hope.」

肖申克囚禁着你的肉体,而「体制化」的恐惧还想把你的灵魂禁锢。而希望是个美好的东西,因为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救赎」。

「Fear can hold you prisoner. Hope can set you free.」

当押送着你的囚车缓缓驶近肖申克,会看见灰色的高墙连绵五百码有余。大门的栈桥上,守卫配枪的铁青色枪杆把黑色制服承托得更加黑暗。铁丝网是灰色的,天空是灰色的,犯人的囚衣是灰色的,连他们的脸都灰暗且狰狞。监狱大门锁上的时候,你会感觉某个部分被吞下了,恍恍惚惚,魂灵升天,恍然大悟,物质的你已经被肖申克没收了,你的灵魂也逐渐要被恐惧吞没。

「But I tell you these walls are funny.」

「They send you here for life...that's exactly what they take.」

「Part that counts, anyway.」

老 Brooks 在监狱图书馆「释放」小 Jack 那天,肖申克带走了他。「You go on now, You're free.」鸟儿飞走,归复蓝天。而老 Brooks 的世界里,恐惧的幽灵为他重建了一座肖申克。阳光穿过肖申克铁窗,他为人所尊敬,接受过教育,是个重要的人。中途之家的木窗这一侧,他不过是某个人,腿脚风湿,行动不便,夜间辗转难眠。他的灵魂已被恐惧吞没。 肖申克满意的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那么,谁又是下一个呢?」

「BROOKS WAS HERE.」

在这个鬼地方,希望就像一杯倒进沙漠里的水;在这个鬼地方,希望就像一艘抛进太平洋的船上的指南针;在这个鬼地方,希望就像...以上都是我在瞎编,在这个鬼地方,希望就像希望——完完全全和你所知道的一样。也许在高墙的这一边,它还有一个别的名字,叫做「救赎」。

「Zihuatanejo.」

但「希望」并不都是美好的,在肖申克,它也是危险品。你喜欢那个孩子叫汤米,他有妻子还有 12 岁的小女儿。你在荒芜的沙漠里倒下了慢慢一脸盆水——建成新英格兰地区最好的监狱图书馆,你也在船在暴风交加的夜晚笃定的捏着指南针。但「希望」它会击溃你以为可以仰仗的底牌。你以为拯救你的会是事实,是正义,是道,是那么一天,那个杀人犯会自铐双手,良心发现,坦白自己荒诞的罪行,好给自己的有期徒刑后面加两个无期徒刑。那么,肖申克笑得肆无忌惮,「你以为跑进监狱里的人,会像跑进监狱里的钱一样,从肮脏变得干净吗?我知识让他们多活了那么几十年。没错,就是多活。黑发少年进,白发老叟出 ,其他的东西,你还想知道去了哪里?」

「Zihuatanejo.」

Red 度过了他监狱人生,也许是他整个人生最长最黑暗的一夜。那晚暴雨夹杂的雷暴里,还杂糅了一些更沉重的东西。「砰、砰、砰」,那是没人听过的电闪雷鸣。在大气的某个高度,氧原子被电离成臭氧,在肖申克的地下,你在敲打着命运。

原来希望的味道是肖申克的排泄物。是它生吞活剥了几百个人的血肉,几千个人的灵魂的排泄物。

希望未必就与正义为伍,它需要有人为昂贵的「救赎」买单。但是希望是最美好的东西,因为它「昂贵」。

而这,就是肖申克到肖申克的救赎。

「Part that counts, anyway.」肖申克狞笑。

我本来是想谈谈《肖申克的救赎》这本小说。电影把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救赎」放在了更首要的地方,而小说以 Red 为主人公,讲述的是一个反「体制化」的故事。那个话题无疑更为沉重,而这篇文章把「体制化与希望」做了对半处理。

所以在电影与原著的差异中,各有情节被选用。


写在最后

「Everybody's innocent in here.」

在这里人人无罪,无罪的人在这里。

你我也需要「肖申克的救赎」。

参考文献

1.肖申克的救赎 wiki 页面

2. 史蒂芬金 wiki 页面

3. 肖申克 wiki 页面

4. 电影 肖申克的救赎

支持 markdown 真棒

我来写随笔

最近访问

耳目一新